• 豆油5月震蕩筑底6月有望上漲

    由于豆油現貨跌幅小于期貨,現貨對期貨有一定支撐,期貨有超跌嫌疑。主要因當前處于消費淡季,且增值稅下調1%。美豆期貨短期釋放南美豐產壓力,很多廠商認為豆油熊市卷土重來。筆者認為,5月份豆油將寬幅震蕩筑底,6月份價格有望上漲。

    截至4月底,國內沿海地區貿易商一級豆油報價:遼寧大連5270元/噸,天津5210元/噸,山東日照5280元/噸,廣州5240元/噸,廣西防城港5300元/噸,平均報價5260元/噸,比4月初下跌110元/噸,跌幅2%。

    同期豆油期貨1909合約收盤價下跌194元/噸,跌幅3.49%,F貨跌幅明顯小于期貨,呈基差擴大走勢。

    短期進口大豆成本穩中略跌

    據統計,3月船期、4月進口的巴西大豆平均到港成本為3058元/噸,比3月份進口成本下跌62元/噸,跌幅2%。截至4月26日統計,4月船期、5月進口的巴西大豆平均到港成本為3020元/噸,周環比下跌51元/噸,跌幅1.7%。上周美豆1907合約下跌27.6美分/蒲式耳,跌幅3.09%,導致進口大豆成本大幅下跌。統計期間,美豆期貨1907合約收盤價下跌77美分/蒲式耳,跌幅8.1%,運行區間為866~957.2美分/蒲式耳。

    南美大豆升貼水由今年2月初的45美分/蒲式耳下跌到4月26日的37美分/蒲式耳,跌幅1.7%。人民幣匯率從2月1日的6.7上漲至4月26日的6.73,上漲0.4%,進口大豆成本增加13元/噸。海運費從2月1日的32.11美元/噸上漲至4月26日的41.48美元/噸,上漲29.1%,進口大豆成本增加70元/噸。

    海運費和匯率共計增加進口大豆成本83元/噸,而期貨和升貼水合計下跌85美分/蒲式耳。1美分/蒲式耳粗略按人民幣3.3元/噸計算,85美分/蒲式耳×3.3元人民幣=280.5元/噸,僅抵消29.6%,致使進口巴西大豆平均到港成本小幅下跌。6月份進口巴西大豆成本均值為3001元/噸,周環比下跌51元/噸,跌幅1.7%。

    壓榨利潤緩慢進入擴大周期

    按4月份進口巴西大豆平均到港成本3057元/噸,對應大連期貨4月26日1909合約收盤價豆粕2560元/噸、豆油5360元/噸計算,壓榨利潤為-57元/噸(豆粕、豆油基差與加工費相互抵消)。壓榨利潤從2018年12月28日的低點-535.4元/噸震蕩上漲至4月26日的-57元/噸,上漲478.4元/噸,漲幅89.3%,周環比下跌8元/噸,跌幅3.4%。同期豆粕1909合約收盤價下跌107元/噸,跌幅4%;豆油1909合約收盤價下跌108元/噸,跌幅1.9%,對應2001合約盈利32.1元/噸。

    按4月份進口巴西大豆平均到港成本3057元/噸,對應長春地區4月29日現貨價格豆粕2660元/噸、豆油5290元/噸計算,壓榨利潤為-110.1元/噸。壓榨利潤從2018年12月28日的低點-359.8元/噸震蕩上漲至4月26日的-110.1元/噸,上漲249.7元/噸,漲幅69.3%。

    華東沿海地區壓榨虧損高達223.2元/噸,華北虧損235.8元/噸,如果按港口分銷價格3200元/噸計算,在原有虧損的基礎上加143元/噸,東北虧損253.1元/噸,華東虧損366.2元/噸,華北虧損378.8元/噸。同期長春地區現貨豆粕下跌370元/噸,跌幅12.2%;而豆油上漲60元/噸,漲幅1.1%。豆粕期貨和 現貨都是下跌的,而豆油期貨下跌、現貨上漲,對期貨形成支撐。

    豆油基差擴大僅是剛剛起步

    以豆油1909合約基差為例,最近4年基差運行區間為-300~600元/噸,基差從4月8日的低點-142元/噸擴大到4月26日的-70元/噸,上漲72元/噸,漲幅50.7%;同期現貨豆油下跌200元/噸,跌幅3.6%,期貨收盤下跌272元/噸,跌幅4.8%。短期現貨跌幅小于期貨跌幅、基差擴大,在現貨支撐下,最終現貨漲幅將大于期貨,基差繼續擴大。

    通過分析,期貨和現貨壓榨均是虧損,現貨虧損幅度明顯大于期貨1909合約,虧損期間期貨豆油下跌107元/噸,而現貨豆油上漲60元/噸,這樣期現背離的格局不可能長期維持下去,尤其是在低基差前提下。而壓榨減虧主要是進口大豆成本降低導致,油廠是被動接受。

    進口成本從2018年12月份的3590元/噸下跌到4月份的3057元/噸,下跌533元/噸,跌幅14.8%。

    由于后期進口大豆成本下降空間不大,那么只有一個辦法,就是提高豆粕和豆油價格以達到盈利的目的。

    豆粕、豆油基差基本在歷史底部的情況下,油廠提高豆粕、豆油價格順理成章。

    油粕比從2018年10月24日的低點1.51震蕩上漲到4月26日的1.99,漲幅31.7%,同期豆粕下跌1060元/噸,而豆油下跌350元/噸,豆油明顯強于豆粕。從歷史經驗看,非常容易形成豆油漲幅大于豆粕,尤其是在虧損嚴重的情況下。(來源:糧油市場報)

    75秒时时彩中奖助手